漆水河论坛全新改版,欢迎光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武功文艺 >> 博客中的武功 >> 内容

一个人的嘉禾

作者:李满星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4-7-27 11:54:13 点击:

  核心提示:一 沿着西宝高速公路西行约70公里,远远的看见,在高速路的北侧的高台上,矗立着一尊手抱着谷捆的后稷高大塑像,一种游子归乡的亲切感,和为故土而自豪感情,自心里而生。这座小城,甚至以袖珍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沿着西宝高速公路西行约70公里,远远的看见,在高速路的北侧的高台上,矗立着一尊手抱着谷捆的后稷高大塑像,一种游子归乡的亲切感,和为故土而自豪感情,自心里而生。

     这座小城,甚至以袖珍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在全国地图上,常常也难以找到她的芳踪;整座城市,连同四乡,加起来还不足一百平方公里;人口呢,据说还不到十万;甚至连穿城而过的陇海铁路客车,在此也停靠仅有十余趟。正因其小,她没有大都市熙攘喧嚣,但内涵却博大精深。

     这个后稷教稼之地,是华夏5000年农业文明的源头,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隐藏着说不尽的故事。如今为我国惟一的农业科学城,国家级的农业高新技术示范区。我出生在这里,大学毕业后,在这里一所农业高校教书整整四年,然而,“不是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后来去外地工作,如今人到中年,在人生之途跋涉之余,总免不了回头一望,到这座小城的价值所在

     乙丑年春,忙里偷闲,走遍故土的各个角落。

     虽说一冬无雪,春季气候也依然干燥,但在这个小城,依然绿意婆娑,给人心旷神怡之感。信步来到教稼园,远远地看见,在公园入口处,为“教稼园”三个绿色大篆体字。其下方5个仿古代石农具,其顶部为五谷“栗、麦、稻、稷、豆”字样和相关图形,表明小城的特色;一进大门,涌道上,有12个阴阳大脚印,昭示着这座小城悠远的历史;圆型广场中央,为一方型高T型台子,顶部为花岗岩农耕“授时图”;台四角,各设置1个花岗岩景观圆球,球内侧,刻有“春、夏、秋、冬”汉字,与其“授时图”的农时相呼应。

    在广场以北的通向教稼台通道两边,设置两列共10个巨型粮缸。缸体缠绕着粗麻绳,刻有甲骨文“粮”字。广场北,为黄土垒就的长方型教稼台,意为五色土中黄土为中的意蕴。高台上,矗立着高大的后稷雕像,传递中国农耕文明发源地的信息;台下面,是农业史展览馆。
     拾级而上,登上高大的后稷台,土台长178米,宽67米,高8米,总面积12000平方米。登更高一层后稷像下的观景平台,极目远眺,全城风光尽收眼底。渭河两岸滚滚麦浪,园内深处,仟伯纵横,水车翻动,水流潺潺,一派旖旎田园风光。

     思绪,跃过了遥远的历史时空,感受到圣母姜姬孕育后稷时那博大的胸怀,看到后稷教民稼穑的情景。

     这块土地,处于八百里秦川的西部,南临渭河,挹太白之秀,东带长川,西冀凤岗,北负周塬,漆水、渭水环绕,堪为形胜之地,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

     民以食为天。农耕文明,一直是华夏文化的主干。远古以来,我们的祖先,坚守着一片黄土地,生息繁衍,进入农耕社会,开创了人类文明的“第一次浪潮”。

     据历史记载,在远古唐虞时代,此地为炎帝后裔姜姓封地,称有邰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地文物考古,曾经有刻“邰市”字样的陶器出土。其时,我还在杨凌教书时,曾到现场观看。经丈量,现在的揉谷乡姜嫄村一带,是“有邰国”的中心。沧海桑田,“邰市”向东北方向的高处搬迁。秦汉时期,迁移到今法禧疙瘩庙一带。

     据唐张守节的《史记》记载:“故邰城,一名武功城,在雍周武功县西南二十二里故邰国。”

     唐虞时代,北部的黄帝部落,与西部的炎帝部落,长年征战不休。为了缓和矛盾,炎、黄二人,在两个部落交界处,共建了一个小城堡,最初叫“邰市”,随之改名为“邰亭”,后又改名为“邰城”,也曾叫过“邰县”,最后则定为“邰国”。黄帝的曾孙、上古五帝之一的帝喾,从如今黄陵县一带迁封过来,成为邰亭的王。而炎帝呢,也把自家的孙女姜嫄,一位娴淑漂亮的女子,嫁给了帝喾,是为帝喾的元妃。这可能是最早融洽两方关系的“和亲”吧。

     帝喾列“五帝”之三,而姜嫄又是炎帝姜姓部族杰出的才女,帝喾与姜嫄的结合,是华夏民族一统天下的标志,其功绩“经天纬地,无与伦比”,带领人类社会由原始走向文明。
     应该是在一个春日融融的好天气,姜嫄出巡,野外春游踏青,途至豳州(今陕西省彬县)南门外,看见一个巨大的足印,感到非常惊奇。便将自己芊柔的脚板,踏上去,想比试一下巨人足印大过自己的多少。想不到,这一比试,竟然出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了,姜嫄顿时感到有一股强大的暖流冲击遍身,产生不可言喻的舒坦和畅快,由此而感身孕。

     对于这个姜嫄履迹的传说,历代典籍中几乎都有记载。《诗经•大雅•生民》说:“姜嫄出野,见距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司马迁在《史记·周本纪》中采用了这一传说。《史记·列女传》卷一也说:“弃母姜嫄者,邰侯之女也。当尧之时,行见巨人迹,好而履之。归而有娠。”《太平御览》卷一三五引《春秋元命苞》说:“周本姜嫄,游闭宫,其地扶桑,履大迹生后稷。”朱熹《诗集传》则说:“姜嫄出祀郊礻某,见大人迹而履其拇,遂歆歆然如有人道感,于是即其所大所止之处,而震动有娠。”

     翻阅世界各国的远古历史,有关人类母亲的传说,比比皆是。如果说中国补天的女娲,西方的圣母玛丽亚,则完全是神话;那么,履迹而生后稷的姜嫄,以及吞玄鸟卵而生契的简狄,则是半神话半信史时代的人物。历史学家考证,那正是人类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原始社会时代。

     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到姜嫄怀孕12个月,到了产期,却生下个包裹着胎衣的婴儿,这就是后稷。当时风俗,姜嫄认为不祥,会招致灾祸,便产生抛弃的念头。这究竟是何原因?难道是因为践了巨人迹,无夫而生子的缘故?其实不然。这个婴儿遭到抛弃,实在由于他“先生如达”,形体异常,这一点《诗经》就有记载。原来,大凡婴儿在母腹中,皆有胞衣裹着。生时胞衣先破,婴儿体手足稍微舒展,故生之艰难。而后稷出生时,因藏于胞中,形体未露,胞胎完具,象羊胞胎那样是一团肉球的形状。胞胎落地后,始破胎而出。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姜嫄“以为不祥”,便将这个胎儿弃在狭巷之中。也许神灵护佑,连牛马经过,都远远避开而不践踏。没办法,母亲就又把他丢弃在树林中。正赶上林中有人,便随手丢在渭河封冻的冰面上。说起也奇怪,这时一群鸟飞了过来,用羽翼温暖着这个被丢弃的胎儿,以防他冻死。姜嫄见状以为神奇,遂生怜悯之心,将这个婴儿重新抱回抚养。因最初想抛弃他,姜嫄便给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弃”。

     如今,在豳县县城小南门外凤凰嘴下,有一块名胜叫做“姜嫄履迹坪”;县城还有个隘巷,传说就是当年姜嫄生下姬弃后将他抛弃的那条陋巷;该地紫薇山西侧,还有个“狼乳沟”,传说是姜嫄二次将姬弃抛弃于此,母狼知其神异,主动用狼乳喂养姬弃的地方。

     《诗经•大雅•生民》详细记述这一传说,并歌咏其功德和灵迹。曾经有人模仿信天游体例,翻译了《生民》关于姜嫄履迹的部分,暂且做一回文抄公,引用如下:
叫一声哥哥你听仔细,
头一个男人是谁生的?

头一个男人我说不上,
头一个女子本姓姜。

姓姜叫个姜什么?
她的情哥哥是哪个?

姜娘娘名姓叫姜螈,
她的情哥哥是皇天。

一指头戳你个红印印,
皇天怎么能当亲亲?

叫一声妹妹你听我说,
这事情书上早写着。

姜娘娘早起去掏苦菜,
土坑坑弄脏了红绣鞋。

原来那不是个土坑坑,
它是皇天哥哥的脚印印。

踩上个脚印又能咋?
哥哥你快对妹妹我说下。

踩上个脚印可不好,
姜娘娘把私娃娃害上了。

恨不能掐你个紫茄茄,
再不听你胡咧咧。

叫一声妹妹你别恼,
我要是诳你我活不到老。

谁要你念咒念这个咒,
坏了心要把妹妹丢。

盘盘算算十二个月,

头生个男娃娃不流一滴滴血。

     这一美丽的传说,得到了华夏后人的广泛认同。也许有感于此,后来《菜根谭》所言:“欲做精金美玉的人品,定从烈火中锻来;思立掀天揭地的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专门有一段节目,专门用焰火表演脚印的故事,不能不说张艺谋在演绎华夏始祖的传说。

     在山西闻喜一带,至今仍流传着类似的民间故事,只不过添加了一些不少细节。如姜嫄是坐着骡子出走的,那是个大雪天,所以容易有脚印。姜嫄产子后,刮起了三天三夜的大风,姜嫄死在大风之下的土堆里,即是姜娘娘的坟,后来人们立庙祭祀;大风带来的大量黄土,堆积成一座山,是为稷山,离闻喜县姜娘娘庙不远。


     在原始社会早期,人们完全靠大自然的恩赐,春吃草根,夏食野菜,秋摘野果,冬猎野兽。然而,随着族群人口不断增加,食物渐渐短缺。特别是到了冬天,漫山遍野白茫茫一片,有时整天打不到野兽,只好忍饥挨饿,空腹度日。

     且说姜嫄,“性清静专一,好种稼穑”。在广东肇庆的七星岩,同样也流传着类似的传说。那是姜嫄乳血育嘉禾故事。说的是从遥远的北方来到了七星岩姜嫄,把稻种分给当地村民种植。种子好禾苗壮,一大片禾田抽穗扬花了。不料,禾穗未及灌浆,就渐渐枯死了。第二年,禾穗同样未灌浆,又干死。到了第三年,新种的禾苗又快抽穗了。人们担心禾穗干死,就在辟支岩边搭起彩楼,唱起歌谣祈求丰收。那时,姜嫄刚分娩不久,她躺在床上,听者从远处传来祈神的歌谣,心急如焚,干脆起身背着不满月的孩子,走到田间。眼看着禾苗又要枯死,她心似火烧,慌忙蹲在田边,拨弄禾穗,仔细观察,直到孩子饿得哇哇大哭,才急忙给孩子吃奶。这时,一滴乳汁偶然掉下,洒在禾穗上,顿时出现了奇迹:眼前的禾穗立即灌了浆。姜嫄高兴极了,放下孩子,把乳汁遍洒田间的禾穗。乳汁将尽,渗出血水,她依然不断地挤出带血水的乳汁,继续洒向禾穗。她一面洒,一面不停地向前走……天亮了,人们来到了田里,发现乳汁洒过之处,禾穗都结了白米;血乳洒过之处,禾穗都结了红米。大家又高兴又感动,争着把弃儿抱回村去精心抚养。为了纪念姜嫄,当地人在辟支岩前,建了一座禾花仙女祠,把辟支岩改称为禾婆岩,后人又把禾婆岩叫成了阿坡岩。

     清代著名学者全祖望,任端州书院主讲时,曾根据这个传说写了一首诗:

辟支岩下有仙娃,

管领三农岁满车。

便应姜嫄祠下配,

长潴沥水灌禾花。

     姜嫄,已经成为华夏圣母式的人物。

     离开教稼园,沿着渭河西行数里,渭河便有一个以圣母姜嫄的名字命名的村庄。这里,建有姜嫄祠。

     早在春秋时期,周人成就王霸之业后,在这里建了这座姜嫄祠。《诗经》描述“必宫有恤,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意即:神秘的姜嫄祠,静穆宏伟;高大光明的姜嫄啊!品德纯正无邪。

     然而,后来数千年,由于战乱不已,姜嫄祠逐渐败落,仅剩几间破烂不堪的宗祠大殿。

     据村民介绍,大约600年前,山西大槐树下的马氏兄弟二人,逃荒到了这座祠堂,定居了下来。兄弟二人成家立业后,依祠堂为界,老大一家,居住在祠堂以西;老二一家,居住在祠堂以东。经过数十代繁衍,这里便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名曰“姜嫄村”。光绪十八年,村民重修姜嫄祠,光绪二十五年竣工。据载,复修的姜嫄祠,飞檐斗拱,金碧辉煌。在姜嫄西堡的大城门楼上,镶有一大木板镌刻的木碑,上书“有邰圣地”。姜嫄东堡的城门楼上,镶有一砖碑,上书“时维姜嫄”。不幸的是,这座巍峨的祠堂,在上世纪70年代被毁,仅留下一块石碑,诉说着远古圣母姜嫄的故事。1957年5月31日,“姜嫄遗址”被陕西省人民政府命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10月,此地立起“姜嫄遗址”的石碑。2001年10月,姜嫄村村民自发组织起来,捐款10余万元,良木几百,重修古祠。

     据村人介绍,在武功镇还有一座姜嫄墓。虽说天色将晚,然而,我依然思绪翩翩。干脆沿着新修的武杨公路,北行10公里,到了武功镇。转转打听,来到在这座小镇西侧的小华山。穿过山脚下关公祠,半山腰的绿野书院遗址,沿着陡峭的台基拾阶而上,在原顶,找到了姜嫄墓。墓地依山为冢,中央高高隆起,两旁横拱如翼,故称“飞凤穴”。墓冢并不大,也不显巍峨,松柏环抱,犹如普通人家老奶奶的安卧的地方,显得有点冷清。如果不是清代陕西督学吴大徵篆书“姜嫄圣母之墓”碑铭立于墓前,一般人完全会忽略。
虽然在全国不少地方,都有被传为姜嫄墓的遗迹。在上个世纪,据专家经过严格的考证,其它的“均为后世人所附会”,唯有这座是可信的。我伫立在墓前,点燃了香烛,祭奠这位远古的圣母。

     有心人做过粗略的估算,繁衍到今天,姜嫄这位圣母的子孙,不下两亿人。根据《元和姓篹》记载,姓周、姬、鲁、郑、毕、杨、蒋、柯、茅、管、蔡、吴、孙、白、万、燕、沈、卫、方、柳、贺、孟、董、温、毛等近百个姓的主体,贾、何、潘、颜、曹、戴、郭等十多个姓的大部分人,王、刘、胡等姓的一部分人,都是姜嫄老奶奶的子孙后代。
     从古到今,每逢清明,国人追思怀远。但是,这样一个有着至少两亿多现代子孙的老祖奶奶,一直被官方冷落。无论在姜嫄祠和姜嫄墓,从未见官方组织任何祭祀活动。这不能不说十分令人遗憾。

    礼失而求之于野。好在,民间祭祀姜嫄,数千年以来绵延不断。

     在姜嫄祠,正月二十三日即姜嫄圣母圣诞之日,村人举行祭奠盛会,祷告圣母保佑来年五谷丰登。村俗云:“姜嫄人再穷,圣母年戏不能断!”

     在姜嫄墓,每年正月十六和六月七,周边的百姓举行盛大的祭祀,各秧歌队、社火队轮番表演,唱进香歌,陈列五谷,焚香点烛,燃黄表纸,诵读祭文,极其庄重。


     后稷出世,标志着华夏民族远古半神话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进入信史时代。后稷是中国上古文献中最先记载两个人物之一,另一个为夏禹。顾颉刚认为:“自西周以至春秋初年,那时人们对于古代原没有悠久的推测。…他们只是把本族形成时的人作为始祖。而并没有更远的各族共同公认的始祖。”

     至于更早的炎帝、黄帝、尧、舜、神农和伏羲等古史传说人物,则至春秋特别是战国以后的古籍中才出现。

     好种稼穑的姜嫄,教自己的儿子姬弃,种植桑麻五谷。这个孩子表现出异常的秉性。他小的时候跟其他孩子一起做游戏,游戏内容是大家分别收集各类野生植物种子,用自己的一双小手,埋到地里去,比赛谁种的好。结果,姬弃这个孩子种植的大豆、芝麻、花椒等比别人的要长得大,长得饱满,收获比别人也多。于是,他对农作物萌发了浓厚的兴趣,并潜心研究栽种方法。他长大成人后,很快成为种庄稼的好手,并且能因地制宜,适时播种,他所种的谷物,正如《诗经•生民》记载:“实方实苞,实种实裒,实发实秀,实坚实好,实颖实粟”,很受人们称赞。相传,他善于观测辰星,以掌握农时,以至周围的百姓都依法仿效,后稷也因此而远近传名。

     帝尧听说了后,就聘请姬弃为农师,让他管理与指导天下农业各方面的事情。弃在任期间,大力推广耕种技术,农业发展相当迅速,使人们告别了半饥饿的生活。由于他发展农业有功,帝尧就封他于邰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

     到了舜帝时代,洪涝频繁,待大禹治理洪水后,又出现了赤地千里的情况。舜乃命之曰:“弃!黎民阻饥,汝居稷,播时百谷。”弃为解决百姓的口粮,奔走各地,教民稼穑,播种百谷,弃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农耕知识传授给人们。人们逐步摆脱了仅靠打措、捕鱼和采食野果的生活,开始了有规律的农业生产。

    后稷教民稼穑,这可以说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革命,掀起了第一次文明浪潮。在古人印象里,大有功于民,《尚书•吕刑》就把他和大禹并列,说是“稷降播种,农殖嘉谷”。因此人们把弃尊称为“后稷”,“后”的意思是君王,“稷”的意思是粮食。

     不唯史书上对弃的功绩有翔实的记载,数千年民间传说里,也传颂着他的故事。在鄂东南大冶,有座神农山,传说后稷在这儿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试种了谷子、麦子和豆类等农作物。当地至今流传着稻从枫来、豆从槐出、麦从杏来的故事。

     原来,后稷发现,从枫树球里掉出来的小籽子,随着雨水往低洼处流,一到春天,这些小籽发了芽,慢慢地长成了一棵棵野草,这些野草结的果实有点像枫树球,剥开后,里面也有一粒很甜的小籽子。过了几年,这些长在沟洼里的野草又有了变化,果实不成球状,外形和现在田里的稗差不多。后稷经过无数次栽培,才培育成为现在的稻子。稻子是百谷之首,农民非常感谢后稷,每当新谷割下来,农民会多做几个好菜,先祭后稷,后尝新米。

     俗话说,豆有三十六变,麦有七十二翻。豆的祖先是哪个呢?《神异记》里说:“豆出于槐。”人们发现,槐树的叶、荚和豌豆的叶、荚相差不大。据传,使槐变成豆,也是农业始祖后稷的功劳。原来,后稷把槐树种移到自己的住房附近。以后每月移一个地方,一年移了十二次,槐树变成像现在田野里的野绿豆一样,豆荚很小很小,里面也有小颗粒。第二年,后稷再把这些像野绿豆的槐树移栽十二次,豆荚变大了一些,就成了现在山上那种野豌豆。第三年,野豌豆经过后稷十二个月的移栽,就变成了豌豆。豌豆前后经过三十六次移栽,不仅产量提高了,营养也变得很丰富。
     传说,后稷当时还带着很多徒弟,大徒弟叫油丘。有一次,油丘在山上发现一种树,结了很多野皂角,他把野皂角秧和豌豆秧栽在一起,让它们开花后进行杂交,这些杂交后的豌豆变成不圆不扁的豆子。又经过四十八次移栽,才培育成了蚕豆。油丘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师傅,后稷非常高兴。后来,油丘又看到一种树,树荚里也有像豆一样的小颗粒,他把树旁边的小草锄掉,把豌豆栽在旁边与树进行杂交。经过十二次移栽,就培育出了黄豆。有了豌豆、蚕豆、黄豆之后,后稷和油丘发现:吃了豌豆和蚕豆比吃黄豆的感觉好。后稷和油丘告诉人们:把黄豆作为配料。油丘还不满足,想把黄豆种变一变。他经常跋山涉水进行调查研究。有一天,他看见一个农人背了一大捆红豆藤,藤上有很多毛茸茸的小豆荚,里面的颗粒是深红色的。油丘问农人:“这是从那里弄来的?”农人告诉他说,某座山上满山都是。油丘摘些豆荚回去煮熟了尝一尝,觉得味道还不错。于是他又把黄豆和野红豆进行杂交,经过十二次移栽,又培育出红豆。红豆不仅可以食用,还是中药材。

     传说麦子是从杏树发展来的,栽培人也是后稷。后稷山下有许多野生杏树,长得矮墩墩的。杏子熟了的时候,紫红紫红的,想要吃,伸手就能摘到,吃起来又酸又甜。人们吃完杏,杏核随手扔。有杏核的地方,第二年就长出一棵棵杏树苗。据传,一次,后稷无意中把一枚杏核扔进了烧茶的陶罐里,随后那枚杏核又被倒在外面的垃圾堆里。到第二年,垃圾堆里长出一棵杏苗。后稷很惊奇:陶罐里的水滚烫,它怎么能发出芽来呢?后稷觉得这棵杏秧有些特别,就注意观察。过了很久,这棵杏树结杏子了,比野生的杏子又大又多,并且好吃多了。后稷又惊又喜,他收集了许多杏核,用热水浸泡后,在山坡上一片片地栽种。后稷把这个巧妙的方法告诉附近的农民。从此以后,人们种杏子,先用开水浸泡杏核后,再种下去,就能获得更多的果实。又有一次,后稷发现,杏子树下有一种野生的燕麦,以前它是没有子实的,现在长出了小颗粒。后稷看在眼里,又产生了试种的念头。他种几行燕麦就栽一行杏树。从此以后,杏子比从前甜,燕麦比从前饱满。再把燕麦和其它麦子杂交,又变成了一种植物,它就是现在的大麦。后稷看到大麦的壳太厚,又把大麦和野生麦杂交,就长成了现在的小麦。

     听听,黄土地上,传来了信天游的歌声,那是人们在怀念始祖后稷:

娃娃的名字叫个弃,
封了个官号叫后稷。

后稷是个什么官,
可箍个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

后稷是个庄稼汉,
他种的瓜儿实是甜。

豆角角干来麦穗穗黄,
谷穗穗饱来麻杆杆长。

后稷种地有门道,
种地之前先锄草。

草叶叶沤成好肥料,
再把种子选选好。


选出的种子黄生生,
黄生生的种子个个能。

钻出壳壳吐出芽,
大田里出苗齐刷刷。

风调雨顺拔节节,
长出穗穗像老爷爷。

沉甸甸穗穗结米子,
看看就知是有邰的。

说起个黍子还分粗细,
割倒了黍子铺一地。

熟了糜子和高粱,
挑着背着到场上。

打下了粮食第一遭,
先把个皇天喂饱了。

舂的舂来舀的舀,
又搓又扬随风飘。

淘起个米来嗖嗖的,
蒸得个馍来腾腾的。

浇上桶羊油点起堆蒿,
剥下只公羊火堆上烤。

流油的羊肉串成串,
一心思想着祈来年。

高盘低碗溜溜地满,
香喷喷供品摆上案。

一套套祭礼后稷创,
传到如今还没忘。

     民间传说,后稷的功劳甚至不仅局限于稼穑。

     在陕西歧山、扶风、武功一带,至今流传着后稷祈雨的民间故事。传说后稷当上首领后不久,就在渭河沿岸开辟农田,其中有十几个小部落散居在秦岭北麓和千陇山区,这里人常说“旱成山,涝成川”。后稷传令各部落头人到珍珠泉边聚会,共同拜天祈雨,“燎柴告天”,其意是先向天神通个消息。然后众人一字摆开,边叩头,边祈祷,谁也不敢胡说乱动,整整折腾了一个上午,众头人被晒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眼冒金星,喉中生烟。好容易挨到仪式结束,后稷这才命人取来珍珠泉之水,叫众头人喝。众头人一拥而上,你争我夺,不一会就将石臼内的水喝得精光。忽然,众头人全部面孔通红,心激烈乱跳,眼中充满了泪水,一个个弯腰哇哇大吐,顿时将珍珠泉边弄得污秽不堪,腥臭难闻。后稷这时将吐出物逐个查看,有的是五谷,有的是草根树皮,有的则是兽肉。于是传令:凡吐出物中混有肉食头人,尽行捆绑。一看,食肉者全是南北二山的人,后稷哈哈大笑:“你们既然缺少粮食却怎么还有肉食吃?况且拜天、祈雨理应吃素,而你们明知故犯,岂能饶恕”。说罢,便要把他们抛入火中烧死,吓得这些头人魂飞魄散,连连求饶,并答应拿出多余的粮食来赒济其它部落,以赎祈雨吃肉之罪。后稷见目的已达到,就点头应允,赦了他们的罪。原来,后稷精通药性,预先在水中投放了太白山上的“铁棒槌”,这种草药轻则催吐,重则致命。有了粮食,部落熬过了旱灾,一天天强大起来。


     据历史记载,后稷去世后,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功劳,将他葬在山环水绕的“都广之野”。《山海经•海内经》称:都广之野“有膏菽、膏稻、膏黍、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灵寿实华,草木所聚,相群爱处。此草地,冬夏不死。”可谓世间的一方仙国乐园,并且古神话传说的“天梯”“建木”就在附近。可见后稷在人们心目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其后,姬弃子孙繁衍,逐渐强大,是为周。后稷成了周民族的始祖。《山海经》还载,后稷有个孙子,叫“叔均”,是最早教老百姓用牛耕地的人。同时,《山海经·大荒西经》还有一条记载:“有西周之国,姬姓,有人方耕,名曰叔均。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

     后稷教民稼穑的功业,数千年积淀民众的记忆密码中。

     走下小华山,我来到武功镇东的漆水河畔,这里有一座被列为关中四大名台之首的教稼台,为周人始祖后稷教民稼穑的历史遗迹,是全国唯一的一处古农业名胜。司马迁的《史记》里还有记载,可见所言不虚。

     绕台一周,可以看到,教稼台为覆斗形,同古代粮食量具---斗,极为相似,台高9米,其数字蕴含后稷为王,享受人世间极高的尊荣;每边长12米,预示着一年12个月;整个古台,古朴典雅,别具一格,辟四门洞,互相连通,寓意一年春、夏、秋、冬四季;台体四周,护栏桩数恰好为24级,隐含24节气;前台阶分别为五级和六级,象征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后稷的足迹,踏遍了山山水水。在晋南稷山县的稷王庙西侧的半山峰下,一洞内有无数的小石子,其光泽艳丽,酷似玉石,形状大小均与麦、豆、黍、稷等五谷相同,因而本地群众称为‘五谷石’”。

    就在武功镇的北边,有座山名曰稷山,山之上,还建有一座后稷祠。至今保存的后稷庙还有:歧山县城西北7.5公里处的周公庙内的后稷祠、稷山县南稷山上的稷王庙、新绛县阳王镇的稷益庙、万荣三文乡东文村和南赵乡太赵村的两座稷王庙。

     对后稷的敬仰,构成了华夏民众普遍的文化记忆。庆贺禾稼盈收,祷求五谷丰登,成为当地民众崇祀后稷的主要目的。

     每年农历十一月间,在武功镇东的漆水河滩,陕、甘、宁、青、内蒙等地上数十万的农民自发在此举办盛大古会,男女老少成群结队,晚上露宿河滩,以表一年丰收,不忘后稷之念。资料记载:“所谓祈稼,就是祷求禾稼盈收,五谷丰登。周人认为他是开始种稷和麦的人,因以麦王神祀之。”

     在山西稷山县,还有诸如蒲村麦王庙会、枣林街麦王府祈稼会。麦王就是周族的始祖——后稷。

     始祖后稷,成为华夏民众的族群记忆,获得了广泛的文化认同。除祈求农业的丰收之外,民众也赋予了稷神更多的神职功能,甚至超出了农神的范围。如在武功老城西的稷山上后稷祠,每年的正月十五,各村都要鸣锣击鼓来到后稷祠争先进香。高跷、社火、秧歌、竹马、彩车、戏曲等昼夜助兴,祈求一年内家人身体健康,生活美满如意。

     在数千年民间深层记忆中,后稷甚至在去世后还劝农课桑,庇护着一方百姓。

秦岭终南山的翠华山至子午峪北鹿向北延伸到神禾塬广大地区的田头地边,至今依然零星地分布着约百颗花岗岩石像,当地人称石颡为社谷爷。学者考察者认为,这就是中华民族农业始祖后稷的雕像。

     传说社谷爷到过这一带,疏通了这里的积湖,使八水流入渭河。他死前曾对子孙说:我死后把我的头留在地头看庄稼,石颡双目圆睁,粗眉浓须,双唇紧闭,仿佛督催人们及时播种和收割。后来从他的眼、鼻和嘴里,分别飞出了布谷鸟、黄鹂和铁老鸦三种鸟,布谷鸟和黄鹂鸟提示人们按照时令节气及时播种和收割,铁老鸦则骂懒汉不要误农时。

     历史上,曾有一朝代科考,将石颡以“二柏一石头”作为考题。著名作家柳青,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到此地作过考证。这一石颡的形成时期和艺术性,应是最早和最有价值的。

     至今每逢初一、十五和过会时,都有人给社谷爷烧香祭拜。杜角村的石颡,位于古子午道上,高1.3米,周长2.84米,嘴宽32厘米,耳高40厘米,眼长33厘米,鼻长28厘米,而石颡旁边的柏树周长达到3米多,和黄帝陵内柏树的直径差不多,自古以来它们也是行人和军队的重要方位物。文革时期,村民为防破坏,将其埋入地下。文革后,解放军演练时找不到石颡方位物,便将其从地下挖出置于现位至今。据说,当地村民曾有人想将其砸碎盖房,不幸身亡,至今石颡右眼角破损的一小孔被水泥填补。


     后稷教民稼穑,从而把人类带入了农耕文明,“功崇平地,德大配天”。稷的本意,原是古代一种粮食作物,或黍或粟。远古时期,以稷为百谷之长,所以,不仅在民间,后人尊崇后稷为农业之神,或谷神;历朝历代的皇帝,也都要祭祀后稷。

     最早祭祀后稷,远可追溯至商汤时。当时,有二十四种祭祀,其中就有“祀弃为稷”的祭祀。

     周建立后,开始郊祀后稷;周公摄政七年,在新邑建立社稷之坛,将社神、稷神开始合祭于一处。《史记.封禅书》载:“周公既相成王,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自禹兴而修社祀,后稷稼穑,故有稷祠,郊社所从来尚矣。”

     其后,历朝多社、稷合祭,并上升到国家大典。古人认为:“稷非土无以生,土非稷无以见生生之效,故祭社必及稷。”又说:“社为九土之尊,稷为五谷之长,稷生于土,则社与稷固不可分。”

     社稷祭祀,在周代已有较完整的典礼仪节,包括了场所、日期、主祭者、设施、神位等等具体的规定。对神稷的尊崇和祭祀,表示了人类对土地和百谷的报答之情,体现出古代靠天吃饭的时代祭祀活动中务实的内容。

     社稷神被视为具有无穷生命力的神灵。《周礼·春官·小宗伯》曰:“建国之神位,右社稷,左宗庙。”建国以宗庙社稷为先,于是“社稷”一词也成为国家的代称。

     其后历朝历代,都将祭祀土地神和五谷之神后稷上升为国家大典,不敢稍有懈怠,按“国之所重,莫先于宗庙社稷”的古训,立国先立社稷,按时祭祀,礼敬有加,尊崇不已;而且上自国都,下至府、州、县,皆有社神和后稷祠之设。

     西汉建立后,汉高祖刘邦即于第二年立汉社稷,“或言曰周兴而邑立后稷之祠,至今血食天下。”

    南北朝时,帝王普遍是在太庙之西设立太社、帝社、太稷三坛,各坛四周的门、墙、各按其方位的颜色涂饰,即东青、南赤、西白、北黑。坛的色彩为黄,象征土、谷。全国所有的郡、王国、县也要兴建社稷祠。祭祀时间为每年的仲春和仲秋,共二次。凡参加祭礼的官员,都要到太医官那里领一种除驱秽气的药散,在斋戒之前饮服,以求自洁。

     至隋代,把社稷坛并列在含光门内的左侧,每年仲春和仲秋的戊日,各以太牢礼祭之。至孟冬的亥日,再举行一次腊祭。各州、郡、县,则于仲春、仲秋两祭,祭用少牢礼。

    唐初之制,仲春、仲秋二时戊日祭大社大稷,社以勾龙配,稷以后稷配。唐代的社稷坛广五丈,以五色土为之。社主用石,高五尺,方二尺。

     明成祖迁都北京,永乐十九年(1421年)“北京社稷坛成,位置,陈设悉如南京旧制”。明永乐间直至清代,社稷坛位置不变,在紫禁城端门之右,今北京市中山公园内。

     2007年岁末,我出差去天津,在北京稍作停留,专门参观了保存至今的北京社稷坛。这是一座用汉白玉砌成的三层方台,台上按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铺以青红白黑黄五色之土。五色土的出产进贡地区,还作了专门规定:直隶、河南两省进黄土,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四省进红土,江西、湖广、陕西三省进白土,山东进青土,北平进黑土。全国共三百余府县,各负责收集所在方位颜色的土一百斛,土必须从名山高爽处采取。每岁春秋二季仲月上戊日举行祭祀,由皇帝亲祭。遇雨,则于北面的拜殿行礼。同时,地方府、州、县,仍保留社稷,二、八月时由地方官主祭。

     后稷开启农业文明之功,不仅积淀在华夏民族情感记忆中,甚至已衍生为一种特殊的历史文化现象,对历朝历代政治生活,黎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文化艺术的审美心理,乃至中华民族性格的形成,都产生重大的影响。

     教稼台,是写在大地上的华夏农业史,记载着民族发端,记载着领先于世界的农业文明之光,是屹立在神州大地上的丰碑。

     正如诗云:

后稷封邰千古颂,

教稼伟业万民敬。

借问神州山和水,

粮食炎黄有谁比。


     夜幕渐渐降临,我站在教稼台上,极目四望。黄褐色的土地,荡漾着历史的神韵,凝聚着远古的神奇魅力,笼罩在一片尘土飞扬的历史迷雾之中。

     在教稼台前,碑刻里有这样的叙述:

     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已立农事之基础,是我国农业之发达,远在各国之先,祗以后世,对农事固步自封,不事讲求,降及近代,反落他国之后。训至米麦,年有进口,食粮仰给外人。以农立国,而农业之不竟若此,抚今追昔,曷胜慨叹!来游人士,倘能感而兴起,重整稼穑之遗教,追迹先民之伟绩,挽救凋敝之农村,措国家于富强,则斯台之重修,庶不仅为国家保存古迹,纪念往事已也,是为记。

     确乎如此,华夏数千年以农为本的历史表明,农业不稳,地动山摇。

     时序进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有一天,教稼台上,来了几位大人物,他们是国民党元老,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的于佑任,守卫西安八月而大败镇嵩军的西北军将领杨虎城。

     此时,自古有天府之誉的关中,刚遭受一场罕见的“年馑”,真可谓路断人稀,民不聊生。这数位心系百姓黎民的黄土地的汉子,勘遍了关中大地,最终将目光停留在这块后稷出生和教民稼穑之地。于是乎,他们把西北最古老的一所高等学府——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选至于此。其良苦用心呢,自然显而易见,祈冀培育更多的“后稷”,造福桑梓。于是乎,杨陵农科城最早的一块基石奠立。

     共和国成立后,国家先后在这块土地上建立了陕西省农科院、中科院西北水保所,植物所、水科所……八大农科教单位咸聚于此,4000余名农科教人员邃密群科,杨陵农科城初见雏形。经过六十余年的精心呵护,这座小城堪称精英荟萃、卧虎藏龙之地。周尧、赵洪璋、刘荫武、李振声、林季周、李立科、李华、山昆……无不是国宝级人物。碧玛小麦、小燕系列小麦、莎能奶山羊、马牙玉米、秦冠苹果……为华夏不知造福多少。

     当年在这里教书时,依然记得,一条南北大道,宽阔而平坦,连接着城南和城北,道旁成行的白杨,有合抱粗,高达十数丈,遮天蔽日,绿荫洒地,成小城一景。于苍翠掩映钟,大道两边散落着红墙绿瓦,高楼大厦,则为十几所大中专院校和农业科研机构。道北尽头,小城最高处,乃周原之余脉风岗,闻名全国的西北农业大学就雄踞于此;大道南伸,直抵渭水之滨,西北林学院就在这里,这两所高等院校在农科城南北形成龙蟠虎踞之势。

     这是一座静谧的小城,白天无机器轰鸣,也少喧嚣的市声。每隔三刻,城北最高处西农三号楼顶上悠扬清越的古钟声,就弥漫开来,顺坡而下,萦绕于耳,报告着上课休息的时间。到了夜晚,小城灯火辉映,每一栋楼的窗口,都闪烁着灯光,那是农科城无数的太阳?无数的月亮?无数的星星?……

     小城就是一座港湾,伴着潮汐涨落,船只进出。每年九月,开学之时,是小城最热闹的时节。八方学习驾着求知的小船,负笈四面而来,于此孜孜求学,待小船装满了知识,载满了科学,到七月,又从小城启航,驰向八方,播撒科学种子,给荒凉贫瘠的黄土高原织绣绿毯,镀层灿灿的金黄。

    可贵的是小城,文而不酸,品高而不自傲。女子打扮朴素皆如天然芙蓉,自显高洁;男人形体秀雅,衣褐布覆而气度不凡;士人学子,面如重枣而不野,言谈举止,说唱嬉笑,不疏不戏,纯净的题。城中建筑最辉煌者,是科研中心后稷的雕像,色彩最黯淡的,为政府机关的办公楼;最热闹的去处,是街道上众多的书店和书摊,最冷落的,乃闹市中的饭馆和食摊。

     于小城中呆得久了,才渐悟到,小城太朴素了,内容全被书籍和科研成果占去;生活太单调了,时间全在教学楼、科学试验基地,推广大田和图书馆度过;士人学子钱太少了,资金全用于教学科研和学习资料。

    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都会说这是一个文化城,一个农业科学城,都会被小城的光彩照的眩目的。

黄土遗珠,灼灼其华。世纪之交,杨陵农科城又沸腾了。1997年金秋时节,国家级农业高科技示范区在此宣告成立,杨陵又改成“杨凌”,一字之改,可见国家的厚望。苦心人,天不负。短短10余年,在历史的长河可谓弹指一挥间,国际一流的城市建设,迅速崛起的高新科技产业园,还有克隆羊元元和阳阳……就赢得了举世喝彩。这座全国唯一的农业科学城,终于从广袤的黄土地上脱颖而出,以其璀璨的光华,使得举世俱惊。

     成稿于乙丑年端午节

作者:李满星 来源:新浪博客
0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爱武功(iwugong.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wengangli@126.com
    陕ICP备13008893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