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水河论坛全新改版,欢迎光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漆水涛声 >> 我说武功事 >> 内容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作者: 来源:腾讯大秦网时间:2015-7-13 18:43:27 点击:

  核心提示: 7月7日,一个不容忘却的日子。78年前,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但八年抗战,日军始终未敢踏入关中半步。三秦儿女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道防线,守住了家乡,保卫了全中国。 1938年3月,日军牛岛、川岸...

7月7日,一个不容忘却的日子。78年前,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但八年抗战,日军始终未敢踏入关中半步。三秦儿女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道防线,守住了家乡,保卫了全中国。

1938年3月,日军牛岛、川岸师团兵临黄河风陵渡。如果日军占据作为晋、秦、豫三省重要渡口的风陵渡,就意味着:倘举兵渡河,不消半个时辰,屏护大西北的天险潼关便赤裸裸地亮出门户,而横贯东西部的交通大动脉陇海铁路也将被拦腰截断…而这也正是日军的目标所在:他们要掐断陇海线,使我首尾不能相顾;他们要越过黄河,拿下潼关,从陕西打开一条通道,向西直取甘、青、新,向南奔袭云、贵、川…

一时间,大西北形势危如累卵。

1938年7月,一支由三万多名陕西“冷娃”组成的队伍夜渡黄河,开进了黄河北岸的中条山。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黄河风陵渡铁路大桥

中条山位于晋南的黄河北岸,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脉,长约100多公里,距离黄河最远的距离也不过25公里,山之南、河之北是一条狭长的三角地带,有芮城、平陆两县;山之西端,左衔风陵渡,右举蒲州城,山之北面,即为日军重兵集结的运城。可以说,它是天工用鬼斧神功为黄河砌出的一道天然防线。抗战初期,中国最高军事当局称这里为中国的“马奇诺防线”。凶焰万丈的日寇志在必得,不断增兵,战事愈演愈烈,黄河天堑随时都有被敌突破的危险。中条山下,一场历时近三年,惨烈异常的拉锯战开始了。

——1938年到1940年,这里发生过多次激烈战斗。日寇为实现其南侵迷梦,13次进攻中条山,其中六次进攻黄河的重要渡口垣曲(旧垣曲县城现被小浪底水库淹没),每次集中一万到数万兵力,突破中方防线;中国军队组织反击,迫使敌方败退,又收复国土,如此反复拉锯。

——1941年5月7日到6月中旬,这是战史上所称的“中条山战役”(国民政府称为“晋南会战”)。战役开始时,中方有守军约17万人;日军则集中了18到21万人,志在必得,终于全线攻破,中国军队败退过了黄河。

——1941年下半年以后,中国军队仍然在中条山出没,但只是潜伏下来的零星部队、从黄河南岸派遣过来的游击队,对敌袭扰,不再有大规模作战。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在历时三年的中条山保卫战中,共有2.1万人牺牲在中条山下、黄河岸边,他们大多都是陕西籍士兵,隶属于西北名将孙蔚如率领的第四集团军,可以说,是2万多名关中子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黄河岸边筑起了一道保卫家乡的钢铁防线。这支军队先后粉碎了日军的十一次大扫荡,使日军始终未能越过黄河,进入西北。11次反扫荡中,以“血战永济”、“六六战役”、“望原会战”最为惨烈悲壮。

1938年8月8日,日军牛岛师团三千余人,从运城方向扑向永济。

8月17日,日军从东、南、北三面(西面是黄河)包围了永济城。

张剑平团长带领全团官兵坚守城池,日军用炮火将城墙炸得到处都是缺口,城墙外的护城河已被双方士兵的尸体堵塞,变成一条“血河”。下午5时许,日军在坦克大炮掩护下冲进城内,中国军队官兵在城内展开巷战,连炊事员也抡着菜刀杀入敌群……6时许,永济失陷,中国军队500名官兵壮烈殉国……8月26日,当时的最高统帅部以蒋介石的名义发来电报:“自张团长以此牺牲壮烈,特电慰勉。”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抗战时的第四集团军司令孙蔚如,以坚守中条山出名,被称为“中条山铁柱子”,最后官至第六战区上将司令长官。获抗战青天白日勋章,美国二战金质自由勋章,首批抗战胜利勋章。

1939年6月,日军酋长牛岛、川岸在遭到上司痛斥后,向中国军队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大扫荡。

按照日军既定的目标,这场战役将以“在茅津渡聚歼38军”结束。

茅津渡是三门峡左侧、平陆境内、黄河北岸一个古老的渡口,它与潼关以北的风陵渡一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从茅津渡过河后便是崤山,占领崤山,可北控山西,东据河南,西进关中。人们形容茅津渡是“一锁扣三省”,一锁既开,三省门户皆开,足见其战略位置的重要!

日军进攻的重点是位于芮城与平陆交界的陌南镇,在陌南镇设防的是我96军之主力177师。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抗战英雄王志恒中条山战役目睹战友跳黄河

面对着日军愈来愈小的包围圈,年近半百身材瘦削的177师师长陈硕儒命令40名机枪手排成一道墙,一声令下,40名陕西冷娃甩掉血渍斑斑的军衣,端起机枪杀向敌阵。

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日军万万没有想到陈硕儒会杀个回马枪,一时乱了阵脚……177师杀出重围,有人问:“师长,往哪里打!”陈硕儒大手一挥:“回陌南镇!”他料定日军虽攻下陌南镇,但举兵追杀中国军队,镇中必然空虚……陈硕儒回马第一枪冲出黄河滩;回马第二枪又杀回陌南镇,越过陌南,穿插至中条山腹地休整数日,收拢散兵后陈师长回马三枪,复夺陌南。此举成为“六六战役”中的一段“神话”。

6月11日,李兴中、陈硕儒率96军主力177师杀回陌南镇,击溃了日军;孔从洲的46旅从夏县折回,封锁了平陆境内的南北要道——张(店)茅(津渡)大道;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将军应孙蔚如之请求,指令黄河南岸的友军用炮火封锁了黄河河道:骄狂一时的日军终于被中国军队四面围住。6月12日,中国军队从东、西、北三面向被日军占领的茅津渡(茅津渡由古王、计王两个渡口组成)发起全面攻势。战至黄昏,日军全线崩溃,我38军、96军胜利会师,中条山保卫战取得胜利!

此战役后,全国新闻、报纸、电台均以“我军在晋南又获大捷”为主题作了报道,而西安的新闻媒体则代表关中百姓发出真诚的感叹:“西北整个得以安定,皆赖我第四集团军英勇将士在黄河北岸艰苦支撑所赐……”。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将军亲临平陆慰问第四集团军官兵、热情盛赞陕军为“中条山的铁柱子。”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六六战役”纪念碑

“六六战役”中国军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近万名官兵壮烈殉国。据统计,“六六战役”中仅96军伤亡就达五千多人,老百姓死伤更多,仅黄河沙口滩一带被日军枪杀的中国士兵和百姓达四五千人,河里满是浮尸,成为抗战时期黄河的第一次“大漂尸”。

1940年4月,日军向中条山发动了新一轮大扫荡。这场后来被称为“望原会战”的战事是第四集团军与日寇的又一次“生死对弈”。

日军的扫荡是从中条山中部突破,沿张茅大道直取茅津渡。这次的规模仅次于“六六战役”。

4月17日,中国军队有意识地边打边退,直到把日军主力诱至望原。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工艺大师用15平方米泥塑重现中条山战场

25日,中国军队各路人马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中条山东部的山头,对日军形成包围之势……战马嘶鸣,刀光闪烁,望原会战打得昏天暗地,日军半数以上被击毙……望原会战持续数十日,以中国军队大捷而结束!

1940年10月,孙蔚如接到蒋介石的调防命令,率部离开了浴血苦战将近三年的中条山,到中原战场参战。晋南百姓含泪送行……

第四集军团离开中条山后,晋南三角地带先后涌来17万国军。然而,半年后(1941年4月),17万大军防守的中条山却在20天内全线失守。

有资料显示,军队看似是17万人,实际上1/3的人在经商做生意,1/3的人在种地,只有1/3在操练。那么实际有战斗力的只有这6万人。而日本人却又增兵到了10万人,此消彼长之下实际上日军占据了绝对优势。

中条山战役前后历时一个多月,中国军队由于事前准备不足、又缺乏统一指挥,除少数突围外,大部溃散,被俘虏3.5万人,遗弃尸体4.2万具,日军据中方公布毙伤9900人,按日方数字仅战死673人,负伤2292人。包括第三军军长唐淮源上将、第十二师少将师长寸性奇等滇军名将在内的多名国军将领壮烈殉国。

忆抗战:三万陕军血战中条山

中条山战役

日军既占中条山,然终成强弩之末,无力西进。而第四集团军当日军凶焰正盛时,力挫敌锋,保卫了黄河,保护了大西北国土。

中条山,曾被侵华日军称为“盲肠”。在抗战初期,日军倾十余万兵力,苦战三年,竟未能越过中条山一步。这在抗战初期确属罕见。而坚守中条山的,竟是武器装备低劣、受蒋介石排挤的杂牌军西北军。

由于西北军牢牢地钳制住了日军的进攻势头,陕西和整个大西北才得以确保。抗战八年,日军占据了东、南、北大片领土,却一直无力西进,这一切都得之于中条山抗战的伟大胜利。

然而,中条山战役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一直鲜为人知。一方面因为参战部队是“西安事变”的杨虎城部队,在国军“正规军”节节失利、大好河山拱手让人的情况下,国民政府不愿意让这支杂牌部队夺占功劳;另一方面,人们关注的是数十万上百万军队参加的会战,而三万关中子弟浴血奋战的中条山战役就这样湮没在漫漫历史尘烟中。

关中一部县志中,有满满十余页的抗战烈士名录,他们全部死于中条山战役。那个时候,该县人口不满一万,而在此战役中捐躯者竟有一千多人。

作者: 来源:腾讯大秦网
0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爱武功(iwugong.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wengangli@126.com
    陕ICP备13008893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