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水河论坛全新改版,欢迎光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武功文艺 >> 博客中的武功 >> 内容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作者:cahsz1951 来源:http://cahsz1951.blog.163.com时间:2013-9-13 10:25:50 点击:

  核心提示: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近瞻武功县漆水河渡槽有感昨天星期日,我和夫人驾车向西沿着西宝中线,越咸阳、过兴平,到达武功县境。我们40年前在那儿下乡,隔上一段时间,都会不约而同想到武...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 近瞻武功县漆水河渡槽有感

 

  昨天星期日,我和夫人驾车向西沿着西宝中线,越咸阳、过兴平,到达武功县境。我们40年前在那儿下乡,隔上一段时间,都会不约而同想到武功看看。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中午到达县城所在地普集镇,刚一进街道东头,大红的“火锅店”金字招牌使我们驻车进餐。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讲究的装潢和美味的鱼头叫人唏嘘不已,不要说40年前,就是20年前能在关中道的县城吃上南方风味的烧鱼,也是很难得的;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使人深感自己的思维如不吐故纳新,加速运转,就会被时代的车轮远远抛在后面。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夫人生于杨凌,长于杨凌,我提议继续向前,再到杨凌看看。夫人为难,说再往前过漆水河要下大坡,桥很窄,路不好走。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还说他们上中学时从杨凌的西北农学院家里到普集开会,那时没有公交车,要沿着漆水河渡槽走过,每次都吓得胆战心惊。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在前往杨凌途中拐到我插队的地方,当年七、八岁的小孩现已长大,40年后还能认出在他们村下过乡的我,叫人既惊奇又喜出望外。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渭惠渠上的漆水河渡槽下乡时我也走过,还是推着自行车走的;渡槽留的路不到半米宽,只能车子向里靠着护栏,人沿着临水的一侧往前走,渡槽水的流量要大,哗哗地响着确实怪吓人。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这次我想看它,不是因为它留给人的恐怖印象;几十年过去了,我想那里的交通状况一定会得到改善。宽阔的杨(凌)-- 普(集)公路一直把我们引到渡槽跟前,再也不用下坡过小桥了。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漆水河由北向南自武功县北部流向渭河,渭惠渠水自西向东依靠渡槽越过漆水河与渡槽平行一座新修的公路桥车水马龙,使漆水河阻隔如同坦途。我们停下车,仔细观察渡槽和周边地形,当从公路桥护栏看到对面渡槽北侧题写的一行黑色大字时,兴奋的心不禁抽搐起来。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一周前,我们到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担任杨虎城社会福利会会长的扬拯英家商谈工作。临走时杨大姐送我们每人三本《杨虎城大传》等记叙杨将军生平的书,并给每本书都庄重地签上自己的赠言。通过阅读这些书籍,我们知道杨虎城出身农民,重农、亲农的观念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杨虎城深知水是农业的命脉,所以主政伊始便将兴办水利列为了他政纲的第6条。渭惠渠是杨虎城将军主政陕西时修建的,这次我急切地想知道,这个渡槽以及整个渭惠渠当年是在什么背景下修建的,它的建成对于促进关中农业的发展到底有哪些贡献。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杨虎城为了建设和发展陕西的水利,他聘请了蒲城老乡李仪祉等一些水利专家,经过进一步勘测、计算、研究,为陕西的水利建设制定了一个全面的规划。李仪祉当时任中央国民政府导淮委员会委员、公务处处长,还兼任浙江建设厅顾问。开始蒋介石并不同意李回陕西工作,杨虎城几经努力才将其邀请回到陕西担任建设厅长。李先生回陕,主是被杨虎城对陕西水利建设的热诚所感动。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他对跟他工作的工程师李靖等人说,我1922年任陕西省水利局局长时,就把渭北水利工程勘测设计完工,后因战乱频仍无力兴修,几任省长都答应过,但都因不够重视而落空。这次杨主席已决定先拨50万大洋兴修这项工程,并说必要时再派一师军队去做工。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他很想给地方上做些事,态度热情诚恳,这在军人中是极少见的,也是很难得的。这可是多年难遇的机会啊,错过这个机会就再难逢了。希望你们组织人力,赶快出发,加倍努力,千万不要辜负杨主席大力支持的美意。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渭河是陕西关中地区最大的水道,东西贯穿800里秦川,为了利用好这一资源,杨虎城多次到宝鸡峡实地考察,谋划兴建一个大型水利工程,造福于更多的百姓。在他的领导与支持下,1933年开始了渭惠渠的勘测设计,从渭河北岸眉县的魏家堡引水,全长140公里,是著名的关中八惠灌溉工程之一。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民国22年(1933)由黄河水利委员会设导渭工程处,勘定了挡水坝坝址。工款以长安县营业税和泾惠渠水费担保,贷款150万元启动。民国24年(1935)春设渭惠渠工程处,李仪祉兼任处长。工程计划灌溉眉县、扶风、武功、兴平、咸阳5县60万亩。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工程分二期进行,第一期民国24年(1935)4月至民国25年(1936)12月底主要完成渠首枢纽、漆水河、40千米的干渠工程,可灌地17万亩。第二期工程民国26年(1937)一月开始,同年12月全部完成,主要完成下段干支斗渠及分水闸工程,可灌地43万亩。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当年在陕西主政的杨虎城曾作《渭惠渠放水典礼志盛》曰:“清渭汤汤,导源鸟鼠。人定胜天,水利用普。致力沟洫,功昭大禹。嘉惠无疆,美哉斯举。”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李仪祉先生终因积劳成疾在渭惠渠建成三月后,于1938年3月8日病逝于西安,享年57岁。在如火如荼的抗战的烽火中,蒋介石盛赞一代水利宗师李仪祉先生“学术精湛,治事忠勤,立身卓然,足为世范”可为定论。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因为渭河平原南北流向的渭水支流很多,在渠道工程中还必须建造一大批渡槽,其中以横漆水河的渡槽规模最大,长度达到72米。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其实,自建成以来本来留给清淤用的便道反倒成了沿河两岸老百姓过河的便桥。当地的许多老百姓就是来回蹚着它长大的,对这一渡槽有着深深的感情。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这次几十年后重返武功,我看到渡槽开头题写的修建单位“陕西渭惠渠工程处”几个字赫然在目;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题尾“台湾省”某年某月修建字样已经看不见了,仔细看看渡槽题字后被抹去的地方,“台湾省”几个字的轮廓隐隐可见。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渭惠渠灌溉工程是引渭灌溉历史上的丰碑,一方面它上承历史名渠成国渠之血脉,下启现代关中水利之辉煌,是千年历史名渠的涅槃重生;而且渭惠渠引进了当时西方最先进的水利理论和工程技术及建筑材料,更为现代水利的蓬勃发展培养了大批人才。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另一方面它建成于全面抗战前期的特殊历史背景,又是由著名爱国将领杨虎城将军延揽人才、划拨经费、大力提倡、亲自推进修成,这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说是文革时期用水泥涂抹了修建渡槽的时间、落款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经过拨乱反正这么多年,在如今讲祖国统一,讲和谐社会的环境下,还任凭泥沙掩盖事实,隐瞒历史真相,就不可理解了。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1933年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筹建时,杨虎城任陕西省政府主席,与监察院院长于右任、考试院院长戴季陶等十五人同为筹备委员;杨亲同于右任等人前赴咸阳、兴平、武功等地踏勘校址,划定校园范围,在土地私有制情况下,运用政府力量,促使校园征地顺利完成,并经常与筹建主任王子元商定筹建事宜,为学校建设起到决定性作用,还为校刊《西北农林》创刊号题词:“立国之基”

 

 

 

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

 

 

 

 

  因而,本文的题目我拟为《杨虎城修水利办教育不光是打仗的将军》。在此,我呼吁尽快抹去尘封的泥沙,让历史的真容还原于天下;不仅如此,还须在渡槽旁边树立石碑,记述渡槽修建的经过、历史贡献,以昭示后人。

作者:cahsz1951 来源:http://cahsz1951.blog.163.com
0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爱武功(iwugong.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wengangli@126.com
    陕ICP备13008893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