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水河论坛全新改版,欢迎光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武功文艺 >> 文艺天地 >> 内容

《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

作者:金石 文/图 来源:西安日报时间:2013-10-31 18:57:35 点击:

  核心提示:位于武功县武功镇韦北村罗家堡的隋炀帝陵  罗家底张天俊、罗宏德向记者讲述隋炀帝陵的传说和故事  传说为隋炀帝陵的渭城区周陵镇新庄村塌陵 ■记者 金石 文/图“杨广就是扫帚星”隋炀帝杨广陵周围群众对这个...
《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
  位于武功县武功镇韦北村罗家堡的隋炀帝陵
《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
  罗家底张天俊、罗宏德向记者讲述隋炀帝陵的传说和故事
《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走访关中帝王陵》之隋炀帝陵
  传说为隋炀帝陵的渭城区周陵镇新庄村塌陵

  

  ■记者 金石 文/图

  “杨广就是扫帚星”

  隋炀帝杨广陵周围群众对这个陵的态度有点复杂,说不关注它吧,不符合事实,当地流传有许多关于它的传说;说关注它,很多现象又说不过去。

  “不让杨广挂穴”

  位于武功县武功镇韦北村罗家堡自然村的隋炀帝陵和隋文帝杨坚泰陵相距约6公里,中间隔了一条小北河大沟。“这个墓埋得不着边。”武功镇新庄村罗家底83岁罗经纶说,当地人有这样的看法。

  为什么隋炀帝会埋到这个不着边的地方?

  罗家底89岁张天俊、武功镇洛阳村59岁郭吕鹤、杨凌区大寨镇寨西村70岁杨红彬等告诉记者,当地传说,杨广为当皇帝,趁父亲杨坚生病,把杨坚捏死。他给文武百官说杨坚晏驾,死了,传位给他。杨广当上皇帝后胡作非为,激起民愤,天下大乱。尽管如此,杨广还到南方游乐,最后被他的丞相宇文化及等人逼死在扬州,也埋在那里。李渊登基后,让儿子李世民把杨广的墓迁到他父亲杨坚陵旁,并令风水大师李淳风、袁天罡选好了墓穴。李世民护送着杨广的灵柩从扬州向西而来,刚翻过武功镇漆水河大沟,上到西原上,能看到杨坚的陵时,送灵柩的部队歇下来。杨坚发现后,非常气愤:你个不肖子孙,还要给我挂穴,不要不要,滚蛋。所以部队重新抬起灵柩刚挪了一步,抬灵柩的杠子就断了,狂风暴雨把提前给杨广挖好的墓也推平了。李世民猜想,这可能是天意,他爸不愿杨广给他挂穴,于是让袁天罡、李淳风就地测了个墓穴,把杨广埋了。所有的士兵,一人抓一把土,堆起2亩大个封土堆。因为抬昔日皇上杨广灵柩的轿子在西原上歇后只挪了一步,所以东边有了罗家堡(谐音挪驾堡)的村名;因为隋炀帝灵柩最后埋在附近,西边有了洛阳村(谐音落炀村)的村名。

  “不愿见杨广”

  记者之前采访过的渭北帝王陵,清朝陕西巡抚毕沅书写的墓碑都立于陵的南边。但是罗家堡56岁罗新城记得,当年毕沅立的隋炀帝墓碑在墓北边,和一般的陵墓方向不一致。他家原来住在墓东北的沟壕里。那条沟原来住满了人。他家在沟的最西头,是距墓最近的一家,离墓只有200米左右。他小时候经常到墓上玩耍,他七八岁时老墓碑还在。

  罗家堡73岁罗国瑞回忆,以前杨广陵北边有块2米多高的大石碑,上边写的“隋炀帝陵”4个字和洗脸盆一样大。

  罗经纶说,这个墓的墓道朝向东南。因为这地方西北高,东南低,这地方墓都头枕西北,脚蹬东南。

  既然墓道在南边,为什么墓碑却要立到北边?

  罗新城、武功县代家乡代家村年近七旬戴世宗等说,传说最早杨广墓墓碑也在陵的南边。陵建好后,杨广父亲杨坚不愿意看见杨广,就显灵了,一天晚上雷声大作、飞沙走石。第二天,人们发现墓碑到了北边。

  “隋炀帝有多么淫”

  罗家堡92岁罗永兴回忆,民国18年闹年荒,他们家逃到咸阳渭河东三里桥小张村住了2年。等他们回到罗家堡,碑上出现3道不连贯、发射状的白色斜印。当时的老人说以前没有这些白印。人们解释说,杨广这个人淫得很,淫得石头做的墓碑都有了印,看他有多么淫。

  武功镇聂村75岁康景华、罗家底71岁罗宏德等告诉记者,人们传说杨广荒淫无度、抢姑奸妹、欺兄霸嫂、十恶不赦。他有句话,生吾者不淫之,吾生者不淫之,除此而外,无所不纳之。因此受到老天爷的惩罚,墓碑遭雷击,出现了印子。

  唐代魏征等撰写的《隋书·帝纪·炀帝》记载:隋大业八年11月,隋炀帝“密诏江、淮南诸郡阅视民间童女,姿质端丽者,每岁贡之。”

  看来当地群众传说隋炀帝荒淫无度,有其依据。

  不过戴世宗听到另外一种传说,杨广墓碑上的印子,是尉迟敬德用长鞭抽的。因为杨广当上皇上后,害得他无家可归,四处漂泊。

  罗家堡66岁罗平顺听说,碑上的三道斜白印,是被箭射的。

  罗宏德儿时看到,隋炀帝陵墓碑因长期无人管护,摇摇晃晃。他们这些小孩去了也常摇墓碑,后来墓碑被小孩掀倒。

  罗家堡54岁罗振声说,上世纪70年代,附近一家小学搞勤工俭学,办了座白灰窑,给学生分拣石头的任务。年龄大一点的学生,就把隋炀帝陵墓碑砸了交给学校烧了白灰。

  墓里边是窑

  罗永兴记得,民国18年闹年荒后等他们回到村里,不仅杨广墓前的石碑出现白印,墓也被人盗了。墓封土东南角出现一个斜洞,通到墓里边。他当时还小,进去玩过。墓室里边是个大窑,小孩能在里边玩耍。墓室壁和底都是土,没有发现东西。他当时听说墓是被外国人盗的。因为当时外国人正负责修墓北边西宝公路。解放前后,杨广的墓被盗了三次。解放后的盗洞离封土很远,相距十多米,直接在平地上向下挖了个大坑。

  罗家堡85岁罗培文小时候在陵上玩时,也在封土上发现有盗洞,洞口高1.9米左右,宽1米二三,进深约5米。他只进了半截,没有敢进到里边。

  罗新城曾听一位现已过世的罗家堡村老村长说,他解放后曾下过盗洞,里边有3个窑,南边的窑最大。

  “现在没有过去的一半”

  隋炀帝陵被盗掘的同时,封土也被人们挖得越来越小。

  罗永兴儿时见到的杨广墓虽然没有西南杨凌区的隋文帝泰陵大,但比现在大多了,现在没有过去的一半。那时封土上边是圆的,但底盘像方的。他认为,这墓本身应该是圆的,因为国民党政府不保护,又由于地不在一个村内,而且地在变动,因此保长也不管,周围人都想给自己多种地,就把墓根子铲成方的了。

  郭吕鹤听其父亲讲,旧社会杨广墓直径20多米。

  罗国瑞在六七十年代见到,生产队平整土地时,喜欢到杨广墓上取土,填沟沟岔岔。

  罗家堡62岁罗润虎说,实行联产承包制后,土地分到户,一家一溜子,人们想多种点,只管往墓里挖,多挖点,就能多种点地。现在对文物保护严了,没人敢乱挖了。

  杨广墓按3分地扣除

  罗宏德说,解放前他家地在杨广墓紧南边。那地方原来是慢坡地,解放后经过平整,把跑水跑肥跑土的“三跑田”变成了“三保田”。

  “解放后,经过调整换地,杨广墓完全在罗家堡田地范围内。”罗家堡57岁罗万里小时候经常在杨广墓上玩耍,烧包谷、耍纸牌。以后成人了,他经常在杨广墓周围参加生产队劳动,种麦、种瓜。收麦时,晚上为守护麦场,就在杨广墓旁的架子车上睡觉;瓜成熟时,也睡在陵旁看守瓜田。一年他给生产队拉氨水,把指头压伤。生产队长为了照顾他,他让到杨广墓上搭的庵子里看包谷地,看了一个秋天,就他一个人,晚上也睡在杨广墓上。他虽然对一般人的墓还有点害怕,但对这个曾经当过皇上的墓,反倒不害怕。

  罗润虎说,1974年在墓北边的生产路旁修了渠。刚把渠修好,就有人反映,一小队浇地的时候,杨广墓陷下去一块。生产队用墓堆上的土填了。

  1979年第一次分地,罗新城家的2亩地正好在杨广墓南北两边,地被陵分成两半。分地时把杨广墓按3分地给他扣除。结果灌溉时,墓南边斜下去个洞。他往里塞些玉米秆,上头苫些土,但第二年又塌了。年年陷,他年年填。以后重新划分地,他的地就调到其他地方了。

  罗万里家现在有1亩地就在杨广墓西边。起初墓南边有个下陷的洞。他把没处扔的包谷秆就扔到洞里。到冬季闲时,有的老汉拿叉把包谷秆挑出来烧。 后来地在墓南的人嫌跑水,年年填,才堵住了。

  “我这人对这陵没有啥感觉”

  虽然解放前没有人保护杨广墓,但并非没有人关注。罗永兴在十一二岁时,有人在杨广墓北边支了台照相机给杨广墓照相。附近村的小孩都去看热闹。那是台老式的相机,用布把人头和相机蒙到一起。摄影师正要拍照,罗永兴想换个角度,看清楚是怎么照相的,从照相机前头跑过去。摄影师很生气,训斥了他一声。

  解放后,1956年登记、调查文物时,时任武功县文化馆馆长的罗经纶带人测量过杨广墓。

  与隋炀帝陵相距仅6公里的杨坚陵,当地不仅传说过去有守墓人,现在还经常有人去祭祀。但是杨广墓就不同了。

  “没有听说解放前有守墓人,也没有祭祀的。”罗润虎说。

  同是皇帝陵,当地人对它们的态度为什么差距那么大?

  “老人说,隋文帝是正人君子,杨广是个扫帚星,人不喜欢他。”郭杰玉说。

  “隋炀帝陵不太被人重视,因为隋炀帝影响不好。群众都崇拜英雄。”罗国瑞说。

  “我这人对这陵没有啥感觉,包括老人在内,因为杨广昏庸得很。”罗新城说。

  真正的隋炀帝陵在哪里

  今年上半年,扬州在一建筑工地抢救性发掘一古墓时,发现一墓志,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一场争议。

  

作者:金石 文/图 来源:西安日报
0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